——All it takes is one bad day to reduce the sanest man alive to lunacy.

[TSN][ME][CD] Past and Future 3

虐。虐炸了!!!

juvenbace:

Jack去了趟厕所的功夫,发现研发部完全变了,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列队站在门口,吉安忙着分发手拉爆竹,连主任乔纳森都不例外。


“这是怎么了?欢迎我吗?”Jack挠着头,“我刚离开一会儿啊。”


Putnam一把把他揽到自己身边,分给他一个吹气喇叭,“撒个尿都要五分钟,你前列腺有问题吧。”


 “操!我上厕所几分钟你都知道?”Jack恶心坏了,狠狠撞了一下Putnam,“到底怎么了,谁要来?这么大阵势,Mark吗?”


“他来谁理他。”Putnam格外兴奋,“Dustin要来。”


“哇!”Jack也激动起来,自从他来Facebook还从没见过Dustin,大家都说他们很像,他实在想见见这个能追踪到Putnam的大神到底是不是如传说中那么讨人喜欢。


“怎么还不来?”乔纳森一直向外面看,“吉安你确定看见Dustin了吗?”


“确定!”吉安兴奋地大喊,“他车停在大门口,Chris也在,他们肯定是来看Mark的,我连招呼都没打,就赶紧回来跟你们通报了。Dustin来Facebook肯定先来我们这里。”


又等了两分钟,谢丽尔的秘书露西来拿文件,见研发部这个架势也吓了一跳,“不至于吧!你们部门女人再少也没必要用迎接女王的规格迎接我啊。”


“谁迎接了你了”吉安嚷嚷道,“我们是迎接Dustin。”


“Dustin?”露西愣了一下,“小南瓜?”


“对啊”


“他走了。”


“什么!”研发部疯了。


“刚走的,我看见他车出了园区。”


研发部呼啦一声全部冲到落地窗前,哪里还见得到人。


吉安快哭了,“他这是抛弃我们了吗?”


 


Chris走进Mark办公室后,秘书关上了门,Mark皱起眉,探身向后看了一下,“Dustin呢?他不是接你去了吗?”


“他说他有急事,晚点再和我们聚。”Chris拉开椅子,放下提包。


“急事?”Mark觉得莫名其妙,为迎接Chris来,Dustin加了两天班,把所有工作都提前完成了。


Chris坐下,秘书端进来一杯咖啡,Chris对她表示感谢。


Mark盯着Chris的手,声音异常冷峻,“你订婚了。”


Chris抬了一下手,看了眼戒指笑道:“Mark你的观察力一点没差啊。”


Mark向后靠上椅背,嘴唇抿成一条笔直的线,这是他生气的前奏。


Chris怎么会不了解Mark,调侃道:“哟,我还不知道,原来你暗恋我,我订婚让你这么生气。”


Mark没理他,直接问:“那人干什么的?”


“未婚夫”Chris强调了一句,“Mark,他是我未婚夫。”


为得到答案,Mark纡尊降贵的重新问了一遍,“你未婚夫干什么的?”


“一个投资基金会的总裁。”Chris没有说太详细,Mark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即使是Chris,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华尔街的”Mark冷笑一声,语调轻蔑,把他的瞧不起表现的淋漓尽致。


Chris深吸了一口气,不打算跟他一般见识,将话题拉到采访上面,他从包里拿出一份采访提纲扔给Mark,“你看看,有意见可以提。”


Mark没碰提纲,继续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Chris没理他。


“是投资什么的?”Mark将手放在笔记本上,目光锐利,Chris知道他一说出名字,Mark立刻就会把他未婚夫查个底掉。


“你不用知道这些。”Chris轻描淡写地挡了回去。


“怎么,他烂的让你不好意思说,还是”


“Mark!”Chris高声喝止Mark,“婚姻是我自己的事,我要和谁结婚,跟你没关系。”


Mark垂下眼睑,周身锋利的气息隐了起来,翻开采访提纲扫了一眼,合上推给Chris。


“有不满意的地方吗?”Chris问。


“没有。”Mark完全恢复了一个CEO应有的专业,“但我有其他事想问你。”


“什么?”


Mark十指相抵,面容沉静,“华盛顿相关。”


Chris惊讶极了,Mark这是打算在政治中争夺话语权了。


 


Dustin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门罗帕克大街小巷行驶。他帮Chris放行李时看到了他的戒指,Chris有一个男朋友,是个投资基金的总裁,Dustin知道,他以为这个男人和Chris的其他前男友没什么区别,过一段时间就会分手,没想到他们竟然订婚了。


Chris不是崇尚开放性关系的那种gay,他喜欢家庭,喜欢稳定的关系,曾经有一个同是gay的朋友嘲笑他,你简直像个异性恋。


Chris性格沉稳,做事情总是深思熟虑,订婚这样的大事,他一定是认真想过的,过不了许久大概就会结婚了。


“Dustin你在想什么?”Chris已经走到副驾驶位置,见Dustin仍停在车后,有些疑惑。


“没,没什么”Dustin抬起头对Chris笑了笑,快步到驾驶位。


一路上Chris问了很多Dustin的近况,Dustin都一一回答了。


“你今天兴致不高啊”Chris侧头看着Dustin,“平时这一路我连话都插不上,今天怎么了?”


Dustin笑了下,“可能太累了吧,昨天我加班了。”


Chris没说话,过了一会儿说道:“我订婚了。”


Dustin迅速地点了下头,“我看见你的婚戒了,嗯,恭喜你。”


“你呢,Dustin,你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吗?”


“我在相亲”Dustin停下车等红灯过去,“兰迪一直帮我介绍呢。”


Chris打趣道:“哇,相亲,这么传统。”


Dustin勉强笑了一下,“你知道,我太宅了。”


Chris轻轻打了Dustin一拳,“嘿,Dustin,你讨人喜欢!别这么没自信。”


Dustin松开刹车,红灯转绿了。


“Mark呢,Mark感情生活有什么爆料的吗?”Chris不再谈他或者Dustin,转而问了Mark。


说到Mark,Dustin机敏灵活多了,“兰迪也给他介绍了好多,他都不见,上次和位姑娘交往了一个星期,我都不知道算不算女友,在三个月前。”


Chris想了下,“是不是个巴西模特?Sean引荐的?”


“对对,就是她,你怎么知道的?”Dustin好奇了,这件事除了他没人知道。


“我见过这个模特”Chris回道,“就在前不久的一个慈善晚宴上,她说她认识Mark和Sean,还暗示我她和Mark关系不一般。”


“漂亮吗?我都没见过她,游戏之夜前,Mark和她分了手。”


“挺漂亮的,Sean的审美,没差过。不过Mark愿意跟她交往一个星期,肯定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的口音。”


“口音?”Dustin愣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长叹了一声,“我说他怎么不让我见她。”


正聊着Facebook总部到了,Dustin以有急事为由,从Chris身边逃开了。


 


车停在公园旁边,Dustin趴在方向盘上,很久都没有起来。


他没有向Chris表白,或者说他没能成功表白,Chris太聪明了,刚意识到他要表白就把所有的话都堵回了他嘴里。


Chris是他们四个里最会说话的一位,话里话外都在告诉Dustin,他对Dustin并没有那种想法。


Dustin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有魅力的人,对Chris尤其没有。但Dustin一直都是一个乐观的人,这点很像他爸爸。爸爸追妈妈也追了好久,怕什么。


Chris准备离开Facebook时,Dustin打算再次表白,表白的话他准备了好久,对着镜子反复练习了数十遍,为此他甚至定制了一身西装,一副求婚的架势。


表白前Dustin无意中听到Chris和母亲打电话,他母亲不希望他离开Facebook,Chris告诉母亲他的理想不是做一个Facebook的公共主管,呆在Facebook也实现不了他的政治抱负。


“Dustin?这和Dustin有什么关系?”Chris的语气有些急了,“我没有和他分手,妈妈我要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没有和Dustin谈恋爱,你怎么会以为我喜欢他。……不,不,妈妈我很确信我不喜欢他,我喜欢过的所有男人里有一个是Dustin这样的吗?他太孩子气了!……是的,我知道你喜欢Dustin,我很抱歉你儿子不是甜心可爱型的,我也很抱歉你儿子不会给你找个可爱甜心型的男朋友!……妈妈,我知道你母爱泛滥,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让你感受过照顾孩子的乐趣,我很抱歉我太独立了好吗!”Chris已经开始抓狂了,“但是,我真的不爱Dustin,你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不,我很确定我年纪再大一点也不会喜欢他……是的,你生了我……没错,你也养了我,我从来不敢质疑这一点……”母亲说了什么,Chris大吼起来,“妈妈,你不了解我!你连我喜欢什么颜色,对什么东西过敏都记不清楚!……对不起,妈妈,我道歉,我不该对你吼,我没有谴责你的意思,我很抱歉。……爸爸,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惹妈妈哭的,我已经向她道歉了……好的,我会送给妈妈道歉礼物的……不,爸爸,我不想再向你说一遍我不喜欢Dustin的话了,你了解我,我很早就向你们出柜了,我不是害怕什么。……好的,谢谢爸爸。”


 


Dustin离开了,一个人在夜里走了很久,他想和爸爸打电话,又觉得这样太幼稚,Chris最讨厌他孩子气。Dustin一个人承受了很久,谁都没有告诉,后来在Mark家喝了太多啤酒后,Dustin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眼泪不知怎么就掉了下来,他怕Mark看见一直忍着没出声,后来Mark还是知道了,僵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还给他拿了一张面巾纸。Mark真是温柔极了。


乔纳森经常加班,女儿安妮常到Facebook看父亲,其实来了只和父亲打个招呼就跑去找Dustin了。


Dustin和四岁的安妮有说不完的话,可以聊上一下午,安妮幼儿园的事情,妈妈不知道的Dustin都知道。安妮喜欢听故事,Dustin的声音很好听,安妮常让他讲故事。


有一天安妮让Dustin给她读《小锡兵》的故事。


瘸了一条腿的小锡兵爱上了一个好看的小姐,小姐是个舞女,纸做的,总是高高的抬起一条腿,小锡兵以为她和自己一样都缺一条腿,就想让她做自己的妻子,可是她太高贵了,住在宫殿里,而小锡兵和他的二十四个兄弟挤在一个盒子里。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小锡兵喜欢这位漂亮的小姐,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连一瞬间都没有离开过。


锡兵,一个黑色的小妖精说,不要指望不属于你的东西。


读到这里,Dustin停了下来。


“Dustin,为什么不念了?”安妮歪着头问。


Dustin继续读下去,小妖精施了法,小锡兵掉了下去,小主人马上下楼去找他,小锡兵穿着军服,太骄傲了,不肯大声呼救。后来,他被其他人用一个纸船送走了,一路经历了好多危险,但小锡兵扛着他的枪,沉着镇定,笔直地望着前方。后来纸船沉没了,小锡兵被大鱼吞进了肚子里,鱼肚子很黑很窄,锡兵扛着枪保持坚定。


一番周折之后,小锡兵神奇的又回到原来的房间里了,他看到小舞女,感动的几乎要落下锡泪,但他忍住了。


忽然小男孩毫无道理的拿起小锡兵扔进火炉里,小锡兵熔化了,风吹进来,小舞女飞了起来,跌进火炉里,烧没了。


 


安妮讨厌这个故事的结局,她喜欢小舞女,因为她也在学跳舞。


“那个小锡兵要是不回来就好了。”安妮说,“他不回来,小舞女也不会烧没了。”


Dustin摸了摸安妮的头,“可是他喜欢小舞女啊,他一直看着她,眼睛都不转一下。他一直都想回到她身边呢。”


“可是他死了。”安妮撅起嘴,“把小舞女也害死了。她本来可以在宫殿里跳一辈子舞的。”


 


不知怎么的,Dustin想起了安徒生的这则故事。


他离开Facebook,创建Asana投资path,就像那个离开盒子的小锡兵,小锡兵的船是纸做的,很快就沉了,他没有Mark的能力,造不出Facebook一样的巨无霸。


也许小妖精说得对,一个瘸了腿的小锡兵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小舞女。


Dustin从方向盘上直起身,加州明亮的阳光刺进他眼睛里,不一会儿眼睫上最后一点水汽也蒸发没了。


 


Chris只在门罗帕克停留一晚,第二天一早就飞回华盛顿,登机前Dustin问他什么时候结婚。


Chris说,还没有定时间,应该很快。


Dustin告诉Chris,他不做伴郎,让给Mark好了。


Chris怔怔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发颤,“Dustin你”


 “不不不”Dustin仓皇地摆着手,慌乱极了,“我太笨了,会搞砸的,你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婚礼,我……我不行的。”说完头也没回的走了。


 


 


Dustin下班时发现Mark在等他。


“今天不是游戏之夜啊”Dustin有点迷糊。


Mark也不多说什么,带Dustin回了家。


他们在Mark家的后花园里喝酒,Mark的后花园很漂亮,有一个大泳池,还有一个花圃种着玫瑰。


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加州的落日恢弘而悲壮,红色的玫瑰花在余晖中显得分外脆弱。


 


“Mark”天完全暗下来后,Dustin先开了口,“你想Wardo吗?”


Mark不回答,但也没有发脾气,大概是可怜Dustin,不愿在今晚虐待他。


“你想他吗?”Dustin又问了一遍,不听到答案决不罢休。


“不”Mark的嘴唇抿得太紧,以至于发出声音时,有尖锐的撕裂痛感。


“少骗人了”Dustin将双腿伸平,脚尖绷直,眼睛看着远方,“你不想他,为什么找一个口音那么像他的巴西模特?”


Mark神色有些变了。


Dustin笑道:“Mark,一个模特跟你睡了,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你不会以为她跟谁都不说吧?”


Mark理所当然地说道:“她签了保密协议,我还给她一笔钱。”


Dustin耸耸肩,“那她还算尽职,只是暗示了Chris一下,没明说。”


蟋蟀突然叫了起来,忽远忽近,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你想他,为什么不去找他?”Dustin将脚放下,双手抱头,肘关节顶着膝盖,整个人都蜷缩着,“看看我就该知道,两情相悦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


Dustin的声音颤得太快,破碎得像反射到水面上的光。


Mark很不舒服,这不是Dustin该有的声音。


“那个男人一无是处,他的资产加上Chris的,也没你的零头多。”


Dustin抬起深埋的头,哭笑不得地看着Mark,“你什么时候开始用金钱来衡量人了?太奇怪了,这是我认识的Mark吗?还是除了钱,你再找不出我其他优点了。”Dustin低垂着头,仿佛断了一般。


“你的当然有优点!”Mark回答的倒是很快,但说完就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了,不耐烦地说,“Dustin,我不擅长这个,你知道我不擅长……安慰人,你自己振作点行吗?”


Dustin不搭理他,也拒绝振作。


Mark只得继续解释分析,“金钱不能代表人的价值,但它确实是衡量一个人才能的指标之一,它代表你创造了什么,它”


“Mark”Dustin打断了他,“你不会到现在还认为爱Facebook比爱你重要吧?”


Mark滔滔不绝的讲述骤然停止。


 


Eduardo最让Mark恼怒的是他作为创始人,作为最早知道Mark蓝图的人,从未真正理解过Facebook。无论他怎么向Eduardo展示Facebook无与伦比的优越性,无论Facebook的侵略速度怎样叹为观止,他都只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网站,一个挣个几百万、上千万就了不起的网站。Eduardo不相信Facebook,不相信Mark的能力,他妈的Sean只看了一眼就说它至少值十个亿,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他、讨好他。


而Eduardo,Mark把Facebook捧到他眼前,把它所有的优点一刀一刀割给他看,他都不肯屈尊看一眼,想一下。作为一个CFO,他甚至不会更改Facebook最具创意的身份状态。对Eduardo来说,凤凰社那只鸡都他妈比Facebook重要!


以前Mark从不怀疑Eduardo爱他,但现在他的爱表现在哪里?他对Mark饮食、身体、情感关心的无微不至,却不欣赏他最伟大的创造。


对于十九岁的Mark来说,向世界证明自己的能力与才华,比什么都重要。Facebook是Mark对赌世界的筹码,是他列土封疆的献祭,是他命悬一系的丝线,是他的空气,他的呼吸,他的生,他的死,他的欲,他的爱。


命运三姐妹纺织出的丝线,早已纵横交错穿过Mark,织就成网,轻视Facebook便是轻视命运女神,是最无可饶恕的罪过。


Mark抛弃了所有轻视Facebook的人,包括他的Wardo。


 


十二年过去了,三十二岁的Mark是美国梦的新地标,是最年轻的商界领袖。他在IT行业像利维坦一样鲸吞着他看上的任何猎物,如果说10亿收购instagram,还在人类的忍受范围,用190亿美元,近十分之一的Facebook市值,去收购一个只有32人的whatsapp,简直就是豪赌,全世界都震惊了,都觉得他是疯了。事实证明,Mark大获全胜,Facebook市值大涨,用户达到10亿。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登上新闻头条,他的每一个决策都影响着数亿人的生活。人们疯狂的赞美着Facebook。这世界上再不会有人轻视Facebook。十九岁Mark想要的一切,三十二岁的Mark都实现了。Mark与Facebook再无法剥离,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怀揣着企图,都盯着他王座下铺满金子的帝国。


Facebook加冕了Mark,束缚了Mark。从此,他只能是头戴王冠的Mark,再不能脱去王冠,也不会有人爱没有王冠的Mark。


灯火通明极尽豪奢的王宫里,各色人物在Mark周围极尽所能翩然起舞,只求得到他一瞬间的青睐,而Mark的神思却总被一盆早已熄灭的炉火牵走。他给过他温暖,也狠狠灼伤过他,他早已熄灭,灰烬都不再留有余温。Mark却总觉得灰烬深处尚有火光若隐若现,这点光让他愤怒,也让他想念。想念他不名一文时,只有他倾尽一切,热烈地爱着他。


人啊,踏上征程时踩灭了一灶炉火,觉得不过是一簇火苗,待我征服世界,不知会有多少炉火等着照亮我温暖我,说不定连太阳都会为我倾倒。到头来,连太阳都为你服务时,你念念不忘,魂牵梦萦的又是多年前无边的黑夜里,那一簇欢快温暖的小火苗。


 


Mark不喜欢有人可以对他有如此的影响力,他尽一切消解着对Eduardo的需求,他有秘书、有营养师、有医生甚至有健身教练,他们的提醒照顾比Eduardo更专业,他们确保Mark不会再累到晕倒。Eduardo之于Mark的意义,不过如此,不是吗?


Eduardo带给Mark的一切,Mark都可以用钱买到,甚至是爱,这世界上最不缺少的便是爱Mark的人了。Mark觉得自己不必执着于那个在他微末之际,在他不曾震惊世界之时,给过他爱意的人。


他早该忘记了。


他不该这么念念不忘。


不该在Dustin质问他,无论是否有Facebook,都有一个人深深地爱着他时,五内俱焚。


 


Mark的神色可能出卖了他,Dustin被吓到了,慌张地握住Mark的手,“别这样,天啊,Mark”


“他不值得”Mark挣脱开Dustin,猛地站起来,“他不值得!他想要钱,我可以给,他不该……不该”Mark所有的情绪痛苦都封闭起来,像诉讼时那样,坚如磐石。


“我不知道Wardo在诉讼时做了什么,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痛苦。但是,Mark,我们也错的很离谱。”Dustin双手紧紧抓着头发,崩溃地喊道,“你知道他在哈佛经济学院沦为笑柄吗?知道同学们都怎么说他?Mark,我们把Wardo的前程全毁了!”


Mark静默地站了一会儿,缓缓坐下,坚硬的壳慢慢软了下去。


Dustin放下手,气息平复了许多,“你太愤怒,也太过激,创造Facebook时你太年轻了,如果是现在,你一定不会……不会那样伤害Wardo,也伤害了你自己。”


Mark和Wardo一直在错过,Mark需要他关注Facebook时,他关心Mark,等Mark需要有人关心他时,Wardo又只能关注Facebook;Mark痛恨广告时,Wardo紧抓着广告不放,激怒Mark,等Facebook需要广告时,Wardo早已离开。Dustin痛恨这种被捉弄的命运,“如果,如果没有Facebook”他抬头看着Mark,“我们会不会不一样,你和Wardo会不会不一样?”


Mark露出一个徘徊在嘲讽与痛苦之间的表情,“没有Facebook,我和你是硅谷某个公司的程序员,Chris会在国会谋一个工作,而Wardo,他将听从父亲的安排在华尔街做一个对冲基金的经理,我们……和现在没什么不同。”


这才是三姐妹为他们纺织、裁量、剪断的命运。


无可更改,终将失去。


 


------


这章写的真累。



评论
热度(1269)
© M.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