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t takes is one bad day to reduce the sanest man alive to lunacy.

【TSN/ME】《The Outsider》——(3)

💔💔💔

无梦:

 之前第31段写的是2月,现已改为1月。


 


32、


Erica最终还是受够了他。


女孩没有把啤酒泼到他脸上,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你看到了他的博客,从那些充满讽刺性的语句中,你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是如何黑着脸敲下它们。


他生气的时候总是会做一些让人头疼的事,于是你叹了口气,也不想已经到了凌晨,便快步往柯克兰走去。


一路上,你都有意忽略了心中那股莫名的欣喜。


 


 


33、


“Hey,Mark.”


“Wardo.”


“You and Erica split up.”


“How did you know that?”


“It’s on your blog.”


“Yeah.”


“Are you all right?”


“I need you.”


“I’m here for you.”


“No,I need the algorithm you use to rank chess players.”


 


 


34、


从Facemash让哈佛网络崩溃到The Facebook正式上线,也不过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你坐在他身后,看着他埋头专注于电脑,不禁想起了AEPi那个寒冷的加勒比之夜。


他靠在墙上,兴奋地讲着他脑中的绝妙的点子,昏黄的灯光让他看起来温暖极了。只穿着短袖短裤的你冻得直发抖,双腿几乎失去了知觉。但你仍然努力集中注意力去听他讲了什么,适时提出你的问题。


那是个很棒的想法,而且他总是能够做到最好,你能够肯定,于是你笑着大声说。


“Let’s do it!”


 


 


35、


The Facebook很快风靡哈佛,并且开始向其他大学扩张。


你也因此交了一个女友,Christy,性感的亚裔女孩。


你很奇怪为什么Mark没有和Alice在一起,明明那天他在隔间的喘息充满了情欲与渴望,你能够感觉得到,所以你答应了Christy的追求。


你以为他喜欢Alice。 


 


36、


其实你早该明白,从你们因为那张律师函据理力争开始,事情就开始往你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偏离。


你只是害怕知道那代表了什么,害怕自己终究会离他越来越远。


所以你告诉自己,一切都好,这只是一点点小分歧,朋友间有些矛盾很正常,你和他也不是第一次吵架,你们会像以前一样在拥抱后继续做最好的朋友。


 


 


37、


直到Sean Parker出现,你几乎措手不及。


 


 


38、


“Drop the 'The'.Just 'Facebook'.It’s cleaner.”


那人冲你们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扬长而去。


 


 


39、


你已经记不清你是如何在纽约度过那段漫长的日子,只知道远在加州的他成了你支撑下去的动力。


你在第一天就辞去了父亲为你安排的实习,这让他勃然大怒。很少忤逆父亲的你那几天失眠得厉害,但白天你必须得打起精神去面对那些广告商,尽你所能地去说服他们为Facebook投资。


Christy折磨着你的手机,每天都质问着你为什么之前没有接电话。她陷入自己编织的网中,和臆想中的情敌争风吃醋,恨不得让你把每一分钟的情况都汇报给她。


你太疲惫了,常常一回去就倒进了沙发。


 


 


40、


雨还在下。


你呆呆地坐在机场的休息室,望着天边黑压压的乌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你突然站起身,提起包跑到大门口站着,好像这样你就可以更快看见他出现在你面前。


湿重的寒气侵入了你的衣服,雨声让一切都显得遥远,你开始微微发抖。


大厅里的人渐渐稀少,你像一个隐形的幽灵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盯着远处。


 


记得当初,你也是这么站在树下,盯着你那群在操场上踢球的同学。


 


 


41、


你抿着唇,冲进了雨幕。


 


雨声。


鸣笛声。


喘气声。


咒骂声。


心跳声。


脚步声。


 


你就这样拼命地向前奔跑,什么也没有想。


如同一只失去方向的游隼,急切地寻找着一个庇护所。


 


 


42、


“What did you mean,'get left behind'?”


 


 


43、


你离开别墅,冻结了账户。


回去后,闭上眼的一瞬间,你便陷入了昏睡。


在梦里你回到了童年的巴西,又变成了那个永远只在不远处望着他们的画外小人。


你醒过来,想起你们唯一的合照。


那张三人照片里没有你,因为你是照相的人,是那个不能走入镜头的画外小人。


 


 


44、


Christy闯进来,又开始了她的指责。比隔着电话更有冲击性的声音敲打着你的头,你几乎觉得自己快要患上神经衰弱。


这时,你的手机响了。


 


 


45、


她烧了你的床,但是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事要解决。


 


 


46、


“I'm sorry.I was angry,and maybe it was childish,but I had to getyour attention.”


 


 


47、


你和Christy分了手。


坐在飞机上时,你的脑海里全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觉得这段日子所有的辛苦与劳累全都值得了,你无法克制自己的笑容。


 


“I need my CFO.”


“I'm on my way.”


“Wardo?”


“Yeah?”


“We did it.”


 


 


48、


你签下合同,走到他身边。


这时你才发现你有多么想念这种陪在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的感觉。


看,你说过的,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你们会吵架,但是在那之后,你们给对方一个拥抱,和好如初。


一切都还来得及,因为你们亲密无间,因为你如此重视他,因为你们是最好的朋友。


你再也不是那个孤独的画外小人,因为你身边有他。


 


 


49、


“Remember the algorithm on the window at Kirkland?”


“Yeah.”


 


 


50、


然后,这个梦在百万会员夜那天被打碎了。


甩在你脸上的不只是0.03%这个数字,不只是那张19000美元的无法兑现的支票,还有一巴掌,让可悲的自以为是的你赶快从那个你创造的虚假幻境中醒过来的狠狠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你自己给的,你谁也怨不了。


 


 


51、


离开Facebook后,你回了哈佛。


没有人知道你已经不再是Facebook的CFO,他们依旧会找机会和你搭话,或是因为一些彼此心知肚明的目的,或是仅仅想要表达敬佩之情。良好的教养让你无法对他们大吼滚开,而你也清楚这只会是迁怒,于是你只能努力维持完美的微笑,假装轻松地对他们说谢谢,然后逃命似的离开。


你用工作和学习填满自己,取消娱乐,避开熟人,让Facebook和某个禁忌般的名字消失在你的生活里,一切都好像风平浪静。


 


 


52、


那时你正给一个同系的一年级学生补习,他叫Eli。


Eli羞涩内敛,笑起来会露出小虎牙。他很勤奋,可惜成绩总是提不上来,于是他找上了你,希望你能帮助他,因为他真的不想让他的父母失望。当你看到他小心翼翼地望着你,拒绝的话硬生生被你吞了回去。你告诉自己,你答应他才不是因为你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周末的下午,你在宿舍为Eli辅导作业。一个难题困住了他,他埋着头努力演算,没有再问你,你也不打算给他讲第二遍。你揉了揉眉心,随手从桌上抽出一本你以前经常翻看的经济学基础整理讲义,一张照片从里面轻轻滑落出来。


 


 


53、


然后平静的假象就这样被打破了。


 


 


54、


你如同触电一般发抖,跌撞着起身去捡那张照片,差点被椅子绊倒。他惊呼,急忙扶住你。而你只是吼了一句继续算,便冲进了卫生间。


你一遍又一遍地将冷水浇在脸上,照片还被你握在手心。你狠狠按住眼睛,拼了命想要把该死的泪水堵回去。照片锋利的棱角在你的眼睛下方割开一道小口,但你仍然捏着它不放。水龙头被你拧开到最大,哗哗的水声盖过了你的啜泣。


“Eduardo?”Eli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天呐,你怎么哭了?”


他跑过来紧紧抱住你,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我知道我很笨,我没有你这么聪明,但是我不想被你落下。我会努力的,我一直在努力,我不想让你失望。对不起,Eduardo,对不起,求你不要哭了。”


这些话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那扇从加州回来后就被你锁上的门。你崩溃地跪倒在地,像一个孩子似的哭了出来,泪水流过那道被照片划伤的小口,刺得你生疼。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的声音绝望而痛苦,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某个远在天边的人听。


 


 


55、


你兼职了好几份工作,然而过于繁重的工作让你进了医院,在医院躺了两天后,你感慨终于不用再呼吸那充满消毒水味儿的空气。


回宿舍的路上,你琢磨着找个时间把工资存进账户。等你到达房间,便看见那个熟悉的卷发男生趴在他的笔电前睡得正香,你有些惊讶,因为他很少主动来找你,你忍不住勾起嘴角。


“Mark?别在这儿睡,去床上。”


“Wardo……”他抬起头来,揉揉眼,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你最近去哪儿了?我一直找不到你。”


“在外面有点事,怎么了?”


“明天有个实习生面试,你得来看看,我想到一个绝妙的面试方法。”


“好啊,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你决定明天再告诉他你为他去加州重开了一个账户的事,“现在你要做的是去床上睡一觉,看你的样子,这几天肯定一直熬夜吧。”


他嘟囔了几句,慢悠悠地爬上了你的床。你坐在床边看了会儿书,视线又落回他的身上。他睡得很安稳,总是绷着的脸因为放松而变得柔和起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温暖平静的东西,你的脑海里浮现起他曾向你展露的微笑,它们也有这样的魔力,让你的心脏漏跳几拍之类的。


 


 


56、


你想到,在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大概都不能见上几面了。于是你鬼使神差地拿来相机,拍下了他的睡颜,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他身旁躺下,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陷入了睡梦中。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张照片陪你从哈佛走到纽约,从纽约来到加州,从加州回到哈佛,陪你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疲惫又漫长的日夜。


直到百万会员夜的前夕,直到你拖着行李、准备去加州开始你在Facebook的新生活新工作的前夕,你将它夹在那本讲义里,你开心地想,你终于不再需要它了。


 


 


57、


你推开Eli,将自己独自关到卫生间里。他站在门外,哄劝着让你打开门,你告诉他你只是想静一静,拜托他离开,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靠着门坐下来。


“那我就在这儿陪你,哪儿也不去。”


你不记得你在卫生间呆了多久,只知道当你再次移动脚步时,酸麻感让你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口上。你挣扎着移动到窗边,将手里的照片撕得粉碎,然后闭上眼把碎片——连同某些在你心底死去的东西——一起抛出窗外,任凭它们随风散去。


你打开门,对上Eli担忧的目光,淡淡地开口。


“我们继续做题。”




58、


你终究还是无法走进镜头。




59、


你从小就拥有惊人的天赋和商业头脑。


你的父亲是巴西著名商人,你的经商知识得他亲授。


你能够在一个暑假之内就赚得三十万美元。


你是哈佛经济学的优等生和投资协会的主席。




60、


那你为什么会在没有让律师过目的情况下就毫不犹豫地签下了那个死亡证明呢?


你为什么会就这样签下那个合同呢?


为什么?


 

评论
热度(69)
  1. M.H无梦 转载了此文字
    💔💔💔
  2. 苹果酸奶和坚果无梦 转载了此文字
    花朵第二人称文,虐哭,求填坑
  3. ryeong无梦 转载了此文字
© M.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