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t takes is one bad day to reduce the sanest man alive to lunacy.

[盾冬]吧唧变成了女孩子-21

maka君:

===========================================


最近简直是处于听啥歌都能脑补到盾冬上的状态,快要走火入魔辣2333


感谢喜欢、推荐和留言的小天使们>3<


===========================================




这种时刻除了胸腔里头涨得满满的「我爱你」之外,还有什么是该说的呢。




Steve停住了脚下的步子,终于鼓起毕生的勇气开口:「Bucky,请你听我说,我——」




冬兵却忽然眼神一凛,左手抓着他的右臂用力往旁边一拉,毫无防备的Steve只觉得手臂一痛,被扯得身子一歪跌坐在地。




下一秒背后的窗户应声而碎,雷神和他的锤子擦着Steve的耳朵尖飞过去,在撞到墙壁之前堪堪刹住,避免了毁掉整间屋子的悲剧。




「这是在搞什么鬼?」玩得正high的Tony拨开围着他的一众美女跑过来。Thor正从地上爬起来抖掉身上的玻璃碎片,风从破了个大洞的落地窗冷飕飕地灌进来,吹得他的披风哗哗作响。




「吾友!」雷神看到Tony很是高兴,走过来大力拍着他的背:「听闻今为汝之生辰,特偕吾弟前来祝贺。然途中与吾弟角口,以致拳脚相向,不慎失控,破汝之窗。吾前来请罪,还望谅解。」




Tony一听到Thor那拗口的讲话方式就头疼,加之没穿铁甲,被他的大力神掌拍得快岔气了。Clint见状忙过来救场:「Welcome吾友!那边有你最喜欢吃的鸡腿!」




「甚好,吾携阿斯加德之美酒前来,欲与君共饮。」Thor成功地被转移了注意力,笑容满面地跟着Clint喝酒去了。




Tony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赶紧忽悠一下交头接耳的围观群众们:「没事哈,这是请来表演的。」




Steve等人群散去才慢慢站起来,左手捂着眼睛——Thor的那一下划伤了他的眼角,要不是冬兵拉了他一把恐怕他的整个脑袋都会被砸下来。




Tony被他指缝间渗出来的血吓了一跳:「Are you ok?」




Steve摆摆手:「没事,小伤。别告诉Thor,他难得来一趟,也不是故意的,别坏了他的兴致。」




「好吧,这两兄弟根本就是衰神。」Tony环视一周,罪魁祸首的Loki早就不见踪影。风还在不停地往房间里面吹,Tony冷得吸了吸鼻子,嘱咐Jarvis去把窗户修好。




冬兵咬着嘴唇,站在一旁担忧地看着Steve。他刚才不知不觉就放任自己沉浸在与Steve的共舞之中,察觉到迫近的危险时已是慢了半拍。这种自责的心情对于他来说很陌生,让他觉得难以收拾,不想在此时面对Steve,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了句「我去拿药。」便快速走开。




「Bucky!」Steve想拉住他,身子一动又碰到伤口,火辣辣地疼得他直嘶气。Tony拿了个吧台上的冰桶塞到他手里:「你先到楼上去呆着,待会我叫他过来找你。」




冬兵穿着裙子跑不快,他踢掉了脚上那双Natasha下午替他买礼服时一起挑的、有点跟的鞋子,光脚提着裙摆跑到了他们的训练场。平日里训练总免不了小伤小碰,因此更衣室里总是备着医药箱。他在打开柜子的时候因为急躁而用力过猛,里面的东西哗啦掉出来散落一地。他呆立片刻,懊恼地抿紧嘴唇,又蹲下身去把它们一样一样地捡起来。




回到宴会厅的时候不见了Steve,他左后环顾了一圈,Jarvis指挥着两套装甲正在安玻璃,Clint和Thor比腕力比得滚作一团,Tony又回到了他的花丛之中,看到冬兵就朝他挥挥手,食指朝上虚戳了几下




冬兵会意,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走上楼梯。他想起自己平时在训练或是任务中受伤,Steve总爱大惊小怪,恨不得把他包成个木乃伊,就连一些微不足道的伤口都要贴上可笑的创可贴。他很排斥Steve把他当成碰不得的瓷娃娃,此刻却有点体会到他的心情——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体内的另一个Bucky在作祟,让他见不得Steve流血的样子。




二楼的门开着,他放轻了脚步走进去,看到Steve的同时却又看到了第三个人。




他认识那个人——金发的,住在他们隔壁的特工。两人离得很近,Steve坐着而她站着。她手里拿着一卷纱布,正小心翼翼地往他头上缠,手法非常熟练,冬兵想起来她还是个护士。

评论
热度(95)
  1. M.Hmaka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梅子酒maka君 转载了此文字
© M.H | Powered by LOFTER